修水论坛-修水网旗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31|回复: 0

华林山一支义军,攻陷了周边十余县

[复制链接]
wolong 发表于 2022-10-19 13: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林山一支义军,攻陷了周边十余县

樊明芳

明朝中叶,朝纲废弛,官贪吏虐。嘉靖年间,封藩洛阳的伊王强占民舍,给自己盖了一幢像皇宫一样的房子,又强夺民间女子700余人,恣意淫乐;万历年间,福王朱常洵占有赐田4万顷,还在洛阳夺民田,营宫室,占人妇女;潞王朱翌镠在北京,占有藩地4万顷,王庄王店遍布京城;万历十六年(1588),在江西的建安王请来十三郡名流大会王府中,为的是欣赏王府戏班女优女凤、彩鸾等人新排的一出《绣襦记》。元朝末年天下大乱时,南昌、瑞州、袁州三府归陈友谅占有,陈友谅为了与朱元璋争天下,穷兵黩武,将这些地方的田赋比宋、元时增加了一倍左右。元朝跨台后,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因恶陈友谅”,上述三府加征的税粮没有减除,照样征收,因此,这三府各县的税粮比起全省其他府县就特别重了。统治阶级这种飞扬跋扈,巧取豪夺,对农民实行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导致明朝弘治、正德年间,全国各地农民起义烽烟四起。

明正德五年(1510)四月,奉新同安乡华林胡氏后代中有一个叫胡雪二的贫苦农民,绰号叫雪牙子、雪苟子,从小就疾恶如仇,爱打抱不平。长大后身材魁梧,力可扛鼎。因不满恶霸豪强的压迫,他高举农民起义的旗帜,在奉新的华林山、越王山和靖安的玛瑙岩结寨,抗粮抗租,劫富济贫,反抗明王朝的反动统治。这年七月,高安的罗长一、陈福一又举义旗“啸聚华林山”。由于革命的目标一致,这两支起义军很快就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以胡雪二、陈福一、罗长一为首的,以华林山为主要根据地的声势浩大华林农民起义军。他们联合起来,高举义旗,振臂一呼,奉新、高安、靖安等县农民如云集响应。仅几个月内,起义军队伍由开始的几百人,很快就发展到五万多人。高安知县张翀吓倒了,他连忙在县城四周“凿池立栅,以备冲突”。

为了更好地争取群众,起义军在斗争中注意了策略。对一向作恶多端的恶霸豪强,无论亲疏,坚决打击。胡雪二的母舅何某住在高安伍桥。何家原是比较富裕的农户,胡雪二父子都曾在他家做过长工,打过短工。后来据说在什么地方捡到了许多金砖,发了横财,一时买田置地,成了横行乡里、六亲不认的恶霸地主。胡雪二种的是母舅的田,但租粮颗粒不能少;借的高利贷,逼着按期还。有年灾荒,胡雪二父亲到何家借贷,何家不但分文未借,还恶语相向。为了这事,胡雪二的母亲憋了一肚子的气,回娘家同何某大吵了一顿。她在回家的路上,恰遇大雪,山石崩塌,被土石活活压死了。胡雪二义愤填膺,与陈福一、罗长一集结于华林山后,准备带头造何家的反,决定于正德五年大年三十夜吃团圆饭时杀他个人头落地,鸡犬不留。只因走漏了消息,何某于十二月二十八日便团了圆,二十九日全家逃往了高安县城,三十日起义军赴了个空。据说从那以后,伍桥何氏一直把十二月二十八日当作大年夜,而把三十日视为不吉利的日子。高安宣政乡地主邹基美,凭借邹家姓大人多,自己又有一身好武艺,欺骗拉拢一些人同义军对抗。义军掌握这些情况后,派人仔细侦察,打听清楚了他的下落,乘隙奇袭,将他捉住处决了。天德乡生员姚一桂,他助纣为虐,积极协助知府邝璠进剿义军。起义军是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将他捉住后也被“杀无赦”。

相反,对那些有利地方、同情百姓的巨家大族,则保护之。距靖安玛瑙岩不远的北庄陈姓,累世以来,敦善行,乐施舍,修桥、办学,不吝资财,遇到荒年民饥,常散发衣物,出谷赈济。胡雪二则找来一块白布,挥笔写上“积善人家不准丝毫妄动”十个大字,用竹竿套上,插在陈姓祠堂门前。义军路过其地,互相告诫,报之以感激,秋毫无犯。

相传在此期间,农民起义领袖胡雪二嫉恶如仇、敢做敢为的英勇气质,赢得了瑞州府戏班名旦游天雁的爱心。在这莽莽丛林中,演绎出了一曲曲英雄救美人、美人爱英雄的传奇故事。

推到反动统治、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是起义军斗争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兵强马壮以后,一方面巩固阵地,以华林寨为主寨,驻以重兵,以仙女寨、鸡公寨、越王山、玛瑙寨为副寨,分驻部分兵力,与华林寨紧密配合,首尾相应。另一方面,他们又拉起了几支像样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瑞州府,向周围州县,攻城略地,打击贪官污吏。他们“连劫库狱”,势如破竹。

正德六年(1511)四月,他们攻陷瑞州府,首战告捷。五月再攻,又凯旋而归。六月攻临江,亦旗开得胜。康熙版《临江府志》卷九载:“贼入城,白昼磔人于市,未闻有断贼一指者。”七月,又先后攻下了新喻、分宜、上高等县城。只几个月时间,包括靖安、建昌(今永修)在内的周围上十个府县,都被起义军攻陷。有的虽然没有被攻下,其官军也受到了义军重创。义宁州(今修水),义军没去进攻,州官上下也吓得要命,《明史·周季珊传》载,当华林军进攻义宁州城时,“州牧牛鸾命掾周季珊,统督义兵三千余人守茅竹山(奉新、修水两县交界山)朝夕设备,几一年余”。

胡雪二领导的华林农民起义历时四年,先后攻陷了周边的十来个府城县城,却唯独没有攻打小小的奉新县城,难道是因为奉新县城墙过于坚固?还是因为胡雪二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家乡观念?我们无从考证明白。起义军从官府和地主恶霸手中夺回了许多的财物和被霸占的良家妇女,当时任江西提学副使的李梦阳的诗记云:“华林姚源诸贼徒,金帛子女山不如。”

华林农民起义声势,让明王朝闻风丧胆,当时“四方告急无虚日”,明武宗朱厚照慌了手脚,派右都御史陈金等来江西督师征讨。正德七年(1512)四月,江西提刑按察使司副按察使周宪奉命率大军前来华林进剿。官军凭借武器的优势,先围攻了仙女、越王、鸡公三个副寨,因敌强我弱,势力悬殊,三个分寨被逐个击破,义军死伤一千余人。周宪的胃口不小,妄图一口把义军全部吃掉。在陈金的指使下,于同年五月,又马不停蹄,兵分三路,继续向华林主寨进攻。

周宪兵分三路进攻是个阴谋,目的是想堵截义军的退路,一网打尽。胡雪二等人洞察了周宪的恶毒行径,便在义军中作战斗动员,要义军破釜沉舟,严阵以待。同时还放出风声,“诡称饥困状”,说义军已弹尽粮绝,惶恐万分,走投无路。周宪急于邀功请赏,一听这谣传,认为义军已是瓮中之鳖,可以手到擒来。当其他两路官军尚在徘徊观望时,周宪便自率一路人马,孤军向华林寨进军。当周宪进入深山狭谷时,早已埋伏好了的义军从天而降,他们“凭高发擂石下如雨”,杀声四起,震撼山谷。周宪知是中计了,命令官军后撤,义军已截断谷口,个个目瞠眦裂,奋力厮杀,官兵一片片倒下。擒贼要擒王啊!义军头目丁大全,彪形大汉,身高力大,手持一把雪亮马刀,闪开众人,朝着正在咆哮撤退的周宪杀去,刀起头落,几个护卫周宪的官兵被砍倒了,随即又伸出铁腕掐住周宪的脖子,劈头断股,横直几刀,霎时,周宪成了几方祭奠山灵的肉脯。(《明史·周宪传》中的说法是:周宪被丁大全俘获,“怒支解之”。)周宪的儿子周干原是随军来保他老子驾的,见父被执,前来抢救,但当他刚从岩壁上扒下时,义军万箭齐发,从岩上摔下,也一命呜呼了。

这次战斗,官兵“死伤者二百九十人”,义军斩获无数,取得全胜,华林军“势复振”,气更旺。官军一方面兔死狐悲,为周宪召亡致哀,追赠他为按察使,并旌表其子周干,借以稳住阵脚,策励军心;另一方面,又即时命令南昌知府李承勋会同按察使王秩,再次率军进剿华林军,并从广西田州调来了一些训练有素、所至“大肆侵掠”的土族兵(号称“狼兵”)前来助战。

李承勋,字立卿,湖北嘉鱼人,弘治进士。此人老谋深算,因镇压华林军有功,后被擢升为浙江按察使。正德七年(1512)六月,他与王秩率军来到华林山麓安营扎寨。他不急于进攻,首先一着,收编周宪残部,壮大自己力量。他在华林各要隘布下重兵,将华林寨团团围住。其次暗使离间毒计,搞策反活动。华林军小头目黄奇,是个动摇分子,通过种种关节,李承勋把他弄到手后,使尽伎俩,百般笼络。为了彻底偷摸黄奇的心理,还把他留在自己营帐中交臂同宿。黄奇被李承勋的假仁假义感动了,甘心做了起义军的叛徒,愿为李承勋效命。他先向李承勋彻底暴露了华林寨起义军的军情,接着又潜入起义军大本营,拉拢动摇了部分反水分子作为内应,便于内外夹攻,彻底搞垮起义军。经过一段时间的策划后,他们的阴谋终于有了着落,并确定了里应外合的时间。

一日二更时分,李承勋命令土族兵酋长岑猛选精兵五百,火速披挂,按照黄奇的指点,疾足出发,进入阵地,准备厮杀,其他官军也待命出发。黄奇率五百土族兵诡谲地进入华林山麓,约至三更时分,才摸到了义军大本营所在地。上一次,起义军使了点谋略,诱得周宪上钩,打了个胜仗,大大滋长了骄气;起义军一直是精诚团结、枪口对外的,没想到在战斗非常残酷的新形势下,情况会起变化,会出现动摇分子,会出叛徒,出卖起义军。华林军的领袖们对这些情况没有正确估计,既没有警惕,更没有防备。义军连续作战,东冲西杀,实在是太劳累了,需要休整,需要好好睡一觉,驱散疲劳,恢复元气,以利再战。时值三更,正是酣睡的好时刻。

官军和叛徒正是抓住了义军的这些弱点,乘隙向义军进攻。他们摸到寨栅时,不见放哨的,只听得鼾声一片。他们拔寨入内,以锣响三声为号,冲杀进去,内应者早有准备,一闻锣声,跃然而起,内外配合,大打出手。义军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他仓猝应战,而一时“求甲仗皆不可得”,徒手肉搏,死伤惨重,被“斩首三千余级”。虽然在格斗中大部分乘夜冲出去了,潜伏在岩洞深林之中,准备重整旗鼓,同敌人决一死战,但次日拂晓,官军乘势搜山,又被“斩获千余人”。

义军在华林寨的主力被镇压下去了,胡雪二被迫放弃华林寨,退守玛瑙寨。正德八年(1513)二月十九日,官兵对玛瑙寨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义军虽然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同官军针锋相对,奋力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死伤惨重。

历时四年、席卷十个州县、轰轰烈烈的华林农民起义像历代的农民起义一样被统治阶级扼杀了,起义军的三位首领,罗长一、陈福一在华林死于同敌人的搏斗之中;胡雪二传说中是个带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个子魁梧,力可扛鼎,能吃会跑,善飞檐走壁,左右胁下夹个小篾盘,像鸟的翅膀,能腾空而起,经常往来于华林与玛瑙之间。其实,这只是老百姓的一种良好的愿望,希望英雄永生不死。据嘉靖版《靖安县志》载,胡雪二也于正德八年(1513)二月十九日在玛瑙寨与官军的血战中被捕,英勇就义。

华林农民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其烈火余烬持续了十年之久。《江西通志》载,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反叛,曾派人往玛瑙寨与义军残部联络,可见当时还有影响;嘉靖版《奉新县志序》中说:华林起义军“啸聚剽掠十余年始散,民风至是一大变矣。”华林农民起义犹如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震撼了腐朽没落的明王朝,唤醒了广大劳苦大众去掀起更大的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的狂潮。

现今华林山巅有块四、五亩大的较为平坦之地,这里筱竹丛生,还有露出土面的屋基石,据说,这就是当年起义军的跑马场,也是华林寨的大本营。旁边,有处置坏人尚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断头石和万人坑。靖安的玛瑙岩上,当年华林军的头寨、二寨、三寨的营盘也依稀可见。瞻此遗迹,让人感慨良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修水网 ( 赣ICP备05004636号 )- 备案报警修水网1000人超级群

GMT+8, 2023-1-30 12:48 , Processed in 0.11600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